蓝挚

蓝挚。绿蓝/苏尚卿/刀男进行中。不是老师。随缘发画。发文一样。
喜欢杜子美。墨魂预订。别看我次次有个句号。我她妈只是为了装的我很高冷而已。

人类绿X狐妖蓝[花灯街]④

人类绿X狐妖蓝[花灯街]④

  小绿,人类花市一间花灯店里的老板。

  小蓝,居住在山上的八尾狐妖。

  OOC属于我,外加中二病,小学生文笔。

  可能是个刀子。

  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花市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热闹,小蓝拿着兔子状的麦芽糖走在街上。看起来那糖味道不错,脸上似笑开了花。耳朵也莫名翘了起来,小绿及时用手按了下去,好在这条街上人不算多,大家也在做自己的事情,不然被发现了还真是惊险呢。

  “你小心一点啊。”小绿对小蓝说到,语气很温柔。小绿觉得自己就像在带小孩子一样,生怕他出了什么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喜欢带小朋友的他,带起小蓝却是百般温柔,不仅不讨厌,还生怕他走丢。

  这是为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可能是来着父亲的关爱吧?


  “诶,头儿。”转角的巷子里,两名身份不明的男人在说着悄悄话。衣装上看不出他们的贫富。“你刚刚看见了吗,那人刚才好像翘起了一双耳朵?”另一位男子听见,拿下嘴中叼着的烟。抖了抖灰。

  “哦……?”

  随之,追着小蓝的眼睛,又多了两双。


  小绿总感觉自己带的不是个好孩子,小蓝总喜欢到处跑。明明是昨天就已经见过的场景……新鲜感却不输昨天。呆在山上那么久,难得能下来看看,小绿不禁觉得小蓝有点可怜。

  “小蓝?”小蓝听见后转过身。“想去划船吗?”小绿指了指湖。湖水很清,看得见湖底的植物和浅游的鱼群。这时已经在半晚时分,夕阳照的整个湖面,渡出金黄色的光。“好啊!”小蓝对任何的新鲜事物都不会放过。拉起小绿就往湖边跑。

  “你小心点啊……”

  姑且是选了一条还算不错的小船,小绿扶着这位少爷上了船。她生怕这位活蹦乱跳的小朋友一蹦蹦到水里了。小绿化着桨,不是他不想跟小蓝一起化,是怕这哥们看风景看的一不小心把桨掉水里了。他现在越发觉得自己是在带孩子。

  “感觉怎么样,不会晕船吧?”

  “不会!”小蓝依旧是那副暖心的笑容,用手拨弄这水面,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小绿。”

  “嗯?”他温柔回应。

  “说真的,你不怕我对你干什么吗?比如抓你回族当……什么的。”小蓝畏畏缩缩的问着。

  “……噗嗤。我不怕。”小绿上前敲了对方的额头。“我相信你不会那样做。”

  小蓝盯着这人看了一会。“嗯!”

  所以说,长辈们瞎编出来的事情还是不能瞎信嘛。


  “你迷药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大哥,就等着那小狐狸上钩呢。”

  躲在树林中的猎人静候着猎物的归来。


有生之年我终于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这篇我拖了好久,还是那么短,kao我的灵感灰飞烟灭[]这篇终于快要,完结了,我好快乐啊[kao]所以说长篇还是不适合我这种辣鸡写,文笔飘的越来越严重[]自闭。下一次更新就是维亚麻了√

抹泪


我的lofter又崩了😃


‼️邪教‼️维亚麻[Catch]的傻逼段子

就是catch的傻逼段子。跟原文无关啊[无关啊]

对话框形式


由于不可抗力,一维还是被抓了起来。现在在笼子里坐的很安分。


“喂,体育疯子。你这个只会打架的脑子是什么找到我的位置的?”


“这……你就要感谢隔壁公司的蓝教授了。要不是蓝……”


“蓝教授!!!!”


一维抓着栏杆突然叫了起来。

……诶呀,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哦,蓝教授的小迷弟啊?”


“……怎么了嘛。”


“要是被蓝教授知道自己的小粉丝有一位是通缉犯,你说他会怎么样呢?”


“……”一维欲言又止


“嘛,我看你电脑玩的那么好,不如我叫局长给你减轻一下刑法,或许你还可以来科技部蹭个好位置呢。顺便来教教我电子科技啊?”


“还能成为蓝教授的后辈呢。”这一句的语气明显加强了。是故意的。


一维咽了咽口水。“呵,就凭这个还想收买我?”


乳臭未干的小女生。










“我*,一维老大真的是你出卖我们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白兔的名字叫小黑 我只能说这个女人坏的很


🗣🗣🗣

今天的宋青依然没有写文。:

这里是腾讯萧居棠墙的机子
因为建墙快有一周年了所以办了一个活动
具体内容在图片中
因为墙人气过低所以过来老福特拉把人气希望少侠们能够支持一下我们的周年活动
添加墙号空间转发一下谢谢

我更了个没人看的长篇,于是我觉得我还能再咕十几天


高亮‼️邪教预警‼️维亚麻[Catch]

‼️邪教注意[维亚麻]Catch

一维OOC预警

亚麻OOC预警

就想让一维酷一次。

雷的话自行离开就好了


  一维现在也是如平常一样,面对着发着亮光的电脑黑入一个个网址。盗取休伯利安公司的资料。黑暗处只有那一角是明亮的。

  谁能想象这个只有一米六五看上去只是个初中生的红毛正太,是一位人气还挺高的黑道老大呢?谁也不会想,毕竟太吓人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一维越来越近,伴着急促的呼吸声。门被暴力的推开了,喘着气的人在努力让自己调整呼吸。在几秒后凑近一维的耳边,小声嘀咕着什么。一维不以为然,转了转手中的笔。轻声笑到。

  “他们还没到能抓到我的那个程度。”

  令人觉得欠揍的自大语气。


—————————————————


  小亚麻,警察局刚上任两个月的新人,已经是警视厅的第二队长的地位了。虽然是个新人,还是个女孩子,但是她的工作能力超过很多男警。因为身材小,所以能比较自由穿梭小型的通道,因为从小的锻炼,她也不会太过于娇弱。总而言之,第二队长的地位她当之无愧。

  “队长,这是你这次的目标。”小亚麻应声接过了档案,看上去不会太薄也不会太厚。“黑客?”她眉头一皱,“有点意思。”一直都是接抢劫和凶杀案的她抽到一个需要动脑的活,还有点新鲜。可她神经大条,兴奋之余,还带了点怂。

  “啊啊……有点难办呢。”小亚麻游览了一遍警视厅能找到的犯案资料,眉头皱了起来。“一些可有可无的信息……还是看照片吧。”她翻到最后一页。

  照片呢??

  小亚麻睁大了眼睛,拿着最后一页纸翻来翻去。“我*,不会吧,资料少的可怜就算了照片都没有。”她现在直想一资料拍局长脸上。伸手揉了揉眉间,叹了口气。啊啊,这个没脸见人的小罪犯还真是为难人呢。


————————————————————


  “头儿。”一维不耐烦的转过身,椅子发出吱吱声。听起来有好几年没行动过了。他打着哈欠,心不在焉问发生了什么。“头儿,你的通缉令发出来了。”一维撇了撇嘴,答了声哦又转回屏幕前。“哈——”还清了清口水“什么屁大点事……慌什么,他们有我照片吗。”

  好像有点道理。

  那小弟便也退下了。

  “一群不省心的东西,屁大点事就来烦我。”他转身继续对着电脑屏幕。长期处于黑暗房间对着亮度极高的屏幕的一维,到现在也没有患上近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护的。嘴上说着不在意,却依然点进了新闻热搜。通缉令的样式让人发笑,根本就是根据犯案简介定制的一份简易的警告罢了。“面对网络黑客居然用上通缉令,这个警视厅是傻的么。”

  嘲笑过后的一维站起身,想活动一下三个月没动过的身体。

  双手伸过头顶,向后一仰。

  “诶哟我*。”


————————————————————


  “啊啊——”小亚麻利用她现学现卖的互联网技术查了三个月总算找到点头绪,这还多亏了隔壁伯伦希尔的小蓝教授的教导,不然这个神经大条恐怕这辈子也找不到关于这个黑客大哥的一点信息。“这群**为什么不直接找科技部找,偏要让我学电子科技。”小亚麻抬头捂住眼睛,看了三个月的电脑对她的眼睛和脑子都是极大的摧残。

  她现在真的是后悔当初怎么就不躲珍惜一下为数不多多信技课熟悉一下电脑呢。

  “局长也就是想让你熟悉一下电子科技。”科技部的白槿小姐端着茶来到亚麻的身后,高跟鞋的踏声越来越近。“让你当个全职警官,不挺好的吗。你说是吧,亚麻队长?”说着吹了吹茶,小酌。

  “废时间废脑子。啧,真不知道为什么不在我闲的时候训练,非在我查案子上。”亚麻闭上眼,此时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让她受了三个月折磨的眼睛跟脑子能舒服一点。“额啊——”动脑子可真是不适合她啊。

  “好了,亚麻队长,受了三个月的苦,有进展了吗?”白槿一把抓起小亚麻捂住眼睛的手。“那是当然。”小亚麻从靠背上弹起。“干了那么久智力活,终于能干体力活了!”小亚麻从椅子上跳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我的腰。”


————————————————————


  小亚麻被迫穿上类似女仆装的衣服,还被白槿抓着梳了个双马尾。当时真不该为了耍帅留长发,小亚麻这么心想。

  她来到目标的大厦楼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实在是太热太厚了,很难行动。什么年代了还玩美人计,人家上钩吗,小亚麻这么想着。但现在这个模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有人在吗?”

  一维熟练的操作键盘,点开了大门的隐形监控摄像头。看着屏幕前这个穿着疑似山lo的姑娘沉思了好一会。然后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发到了组织群里。

  “谁买的妹子啊?”

  一维苦思冥想自己手下有哪个变态,连初中生都不放过。

  确认了不是手下变态花钱买的女人,一维更迷了,左手在头上挠了些许,也薅掉了一点头发。“这哪来的作业太少的初中生啊??”

  总而言之,还是先放她进来,搞清楚身份。

  没问题请她喝瓶黑道上黑来的“忘情水”请她回家写作业。

  有问题就只能杀人灭口了。


————————————————————


  门应声开了,小亚麻也挠了挠头。这年头还真有人吃美人计?

  惊了。

  反正也是可以溜进去了,小亚麻深吸一口气踏进了大厦。不得不说,这里面真的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她又不能打开手电筒。为了人身安全,也只能摸黑前进了。

  一维在楼上监控室靠着夜视摄像头看着这人的动静,时刻怀疑这是个闲着没事跑出来的玩的哥们。还是脑子不好使的那种。得想个办法把她敲晕了扔大街上,一维那么想着。

  也那么去做了,他起身寻找铁棒。


————————————————————


  “这衣服太麻烦了吧,还是先脱下来好了。”小亚麻把这件厚重的裙子扒拉下来,她实在搞不懂这个衣服构造。还好自己事先穿了件轻便的衣装,除了开始有点热以外,其余都很OK。


————————————————————


  一维没找到铁棒,回来重新坐到椅子上。监控上的人已经不见踪影,一维警惕起来。这证明对方已经到了自己的楼层了。

  他听见一声声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啪嗒,啪嗒,啪嗒。脚步很轻,听上去不是自家小弟的步声。口袋里攥着房间激光枪的启动按钮,顺便拿着自己的旧键盘,好打晕这个来历不明的妹子。

  脚步声停在门口。


————————————————————


  “有光。”亚麻小声嘀咕着,整个灰暗的大厦里,只有这一处亮着光,而且很昏暗,只在一角发着亮光。散发出来的光没办法照亮整个房间,只能勉强散到旁边的角落。

  背后手枪已上膛。

  小亚麻踏进房间。


———————————————————


  “为什么是个小孩子!?”

  小亚麻吓的喊出了声,又迅速捂上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红发的小男孩,吓的不轻。太吓人了,她盯着这个男孩稚嫩的脸颊又愣住了好一会。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干什么。

  “啊……那个,小朋友,你在这干什么呢?”亚麻努力挤出一张假笑,显然,在一座大厦里面看见一个疑似小学生的认,有点让人惊恐啊。~

  一维现在很想一身份证拍到这个初中生的脸上并大吼一句,你才是小孩子。但是还好他不是个傻的,不然他也当不上以网络黑客炜身份的黑道老大。

  “啊大姐姐……我,我打网游呢……”但是他也不是奥斯卡影帝,装模作样他可做不来。

  小亚麻也装不来。

  算了还是直接拔枪说话吧。


——————————————————


  “小朋友,让姐姐看看你在玩什么啊?”小亚麻努力装出一副和谐的笑容走进一维,背后还紧握着手枪。一维自然也不会乖乖让步,手里的键盘已经蠢蠢欲动了,就等着人过来呢。

  “阿……姐姐,网游你们看不懂的吧。”一维以最快的速度关上页面换上几百年前就准备好的游戏页面。啊,是输了几个月的英●联●。

  小亚麻走到人面前,一手按住一维手中的键盘,脸凑到人跟前。“打的那么烂,玩什么网游啊。”枪口抵上对方的后脑,等待枪击。“哎呀。”一维叹了口气。“看来不是什么没写完作业跑出来的初中生了。”

  一维抬手推开小亚麻的头。

  “我*,这宅男小朋友力气还不错嘛。”

  “毕竟我也是个男的嘛。”


—————————————————————


  一维抽出埋在资料底下积尘的水果刀,吹了吹灰。“哟,想用刀跟枪比速度吗?”小亚麻把枪提起,对准他的头,旁边的电脑。“异想天开。”

  “我也没那么感想。”

  小亚麻愣了一下。“什……”背后一阵声响,墙壁上转成好几十部机关枪,正对着房间中央的这两人。“啧。玩阴的。”一维已经拿着水果刀架在小亚麻的脖子上,一手扯过拿着手枪的手,一手用刀挑起亚麻的下巴。将小亚麻右手上的手枪抢下。“*,玩阴的是吧?”

  小亚麻一脚踹到一维的肚子上“玩力气活你可比不过我。什么行踪诡异的网络黑客,还不是被我抓住了。”

  一维捂着肚子,若无其事坐会到椅子上。“谁抓住谁,还不一定呢。警察小姐?”


————————————————————


  肉眼不见的红线牵上两人的小指。


  ‖Catch‖


第一次,码个长篇。不会写,文笔有待加强。之前说过了,是抽签抽出来的小邪教,还算不错?于是就按灵感写了长篇,埋悬念的确是件不错的事情,还在考试,如果这个邪教热度能有十也算我运气好hhh那么我去考试了,花灯街多啃啥时候填[]我也不知道,考完试再说吧[咕了差不多一个月了你良心不痛吗]

不痛。

感恩看到这里的你,我娶欣赏宝儿姐的美貌了。


等我放假老子就把维亚麻码完(不会)